意甲

鬼眼术士 第117章 真是瞎折腾

2019-10-12 18:30: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眼术士 第117章 真是瞎折腾

此时,李华就如一个泼妇一般在撒泼着,不住地戟指对着凌若风漫骂个不休,口沫横飞,几番要冲了上来。

想是凌痕的脚步声惊动了大家,一齐刷刷地回头来一看,见是他回来了都道:“痕!劝一劝你婶子吧,这闹得太不像话了。”

其实这话应该对他叔叔凌宵云说才对,不过凌宵云一向有气管严,对老婆算是怕了,在她面前连个头都抬不起来作人,别说跟她顶嘴什么的,居委会的工作人员早就让他把老婆劝住,有什么话慢慢商量,别让老人气着了,这要出个什么事时,这谁负呀。

不过李华的脾气一向是出了名的,这街坊中哪个不知道了,你惹毛了她的话,天天上你家来漫骂,那还不了宁日了,所以大家只是劝她一劝,并挡在她的面前,不让她冲到老人的面前,一拉一扯,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了?

凌痕见得叔叔与堂弟凌忌堂妹凌浅笑也不是来劝架,而是叉着腰一脸怒色,一看到这里,如何还不明白了,这四人是找茬来的。

“住嘴!”凌痕看得气炸了胸脯,冲着婶子就大声吼道。

他这么一吼,到是把在场的人都唬住了,这声音……也太大了吧,震得人头都晕沉沉的了,尤其是李华,她只觉得两眼直冒金花,身躯摇摆,差点就跌倒。

凌宵云就站在老婆的身后,见状立即就伸手把她扶住,不禁骇然地看着凌痕。凌忌与凌浅笑极是诧异地看着他。

“叔叔!这可是生你养你的父亲呀,你怎能这么对待他了。”凌痕怒气不休,大步上前,气得他差点就扬起手来给他们几个一人一个耳光了。

看着怒气冲冲的凌痕,也不知是条件反映也是怎地,叔叔一家四口都不禁向后退开了两步,以往的凌痕是个忍气吞声的人,谁都没看到他生气发怒过,也就几天前一气之下给了婶子一个耳光,打得她晕头转向,还把她弄进了三天,这出来后就是一肚子的火,立即就杀了过来,非得跟凌痕一付要拼命的样子,那知凌痕出去了,她气怒之下也不管凌若风年纪多大了,一嚷起来就没完没了,只差没动手打老人罢了。

不过好在何轩及时的来到这里,向街坊一打听才知道凌痕住哪一家,过来一看他婶子也太不像话了,那有这么骂老人的呀,他与女朋友一起把李华拦住,街坊的邻舍们也是赶了过来相劝,连居委会工作人员也出马来了。

如果不是脾气不像别人那么冲动的话,此时他就冲上前去,再给婶子一个耳光了,只是这婆娘也太不长记性了,我给你那次的教训怎就忘了,所以他才拿内家真气来个吼。

“怎么!臭小子你还想打人呀,这一次老娘可是有准备的,你要是敢动我一下试试看。”说着,拿出一个触屏的来,交给了女儿道:“给我拍下来,我要去告这小子坐牢去。”

凌浅笑拿过了,就把摄像功能弄了出来,并对着凌痕,只要他敢动手打人就拍了下来。

凌痕看着又好气又好笑,这都玩上啥了,还来这么一套。

“怎么!凌痕你也会有害怕的时候了。”李华的口气一点都不软了下来,反而怒气愤愤,态度又是极其的恶劣。

凌忌与凌浅笑嘴上虽是没说什么,然一看俩人这脸上的神情,显然也是对他怨气很多,这脸色自然就不好看了。

“都给我滚出去,这是我的家,这里不欢迎你们,再不走的话,我只能是报警了。”凌痕寒着脸,他一看爷爷气得脸色都发白了,天底下居然还有这种人,真是欠揍呀。

“报呀,谁怕谁了。”李华一点都没服软之意,反而是变本加厉,越骂越凶。

凌痕只得拿出来报警了,李华一见,冲上来就要抢他,那知这才冲到凌痕的身边,她便觉得身体一震,还没弄清楚是怎一回事,人就向一旁飞了出去。

众人一阵哗然,因为他们根本就没看得清楚,李华就飞出去了,自然就误以为是凌痕动手打了她了,不过这个泼妇如此可恶,真的是该打她一顿来出气了,因此大家也就没说什么。

凌浅笑一个反应不过来,竟没拍下这场面,等他转过来时,那一眨即逝的机会就过去了,不禁连呼可惜。

李华重重地摔在地上,摔得她嘴都抢泥吃了,这牙齿与嘴唇一碰,血就出来了。

李华一爬了起来,竟然是顾不得嘴唇疼痛,哈哈地大笑着说道:“你们都看到了,这小子动手打了我,我要告他不敬长辈,还动手打长辈。”

众人听了都是皱起了眉头来,心里都暗道:凌痕呀,你都知道这女人不好惹,怎还动手来打她了呢?她真要拿这事去说事,只怕你处境就不妙了。

很,处理民事纠纷的警察就赶了过来,李华一见,上前就揪住了其中一名警察,叫道:“这小子动手打了我,你们好好的看一看,这血都打出来了,在场的都是见证人,不信你们问一问在场的人就知道了。”

那名警察上前向凌痕问道:“是你打了这位大婶的吗?”

“我有没有打,在场这么多人都看着呢,我想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应该不会把没有的事说成有了,而把有的事说没了。”他也就站着不动,用内家真气把她震开了而以,并没直接动手来打人。

那民警一听这话,就闹不明白了,一个说自己被打了,一个说没动手来打人,这事……难不成这个看着就像泼妇的人自己扇了自己的耳光?

凌痕又道:“这人有虐-待老人行为,三天前才刚刚在看守所里呆过,今天出来又跑来气老人,你们问问街坊邻舍,我这话可没冤枉她了吧?”

各街坊邻舍怕李华的泼辣,都是不敢哼声,那民警向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一打探,果真有这一回事,立即就严厉地说道:“我可告诉你了,你这也算是有前科的人了,如果再不好好对待家中长辈的话,当事人是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告你的。”

李华一听就楞住了,这算是前科了,换句话来讲,她是个有污点的人了,不过李华在这条街道上那是出了名的泼辣,一点都不示弱:“你别唬我,我李华又不是吓大的,谁怕谁了。”

话虽如此,语气也是有些不足了,她在里面呆了三天,那日子可不太好过,每天得被叫去教育批评,听得她头都大了。

凌痕又道:“我爷爷在这段时间里没少受她们一家人的虐-待,我为了照顾爷爷把他接了出来,不再跟他们往来,他们到好,现在又找上门来闹,你们到是说说看,这还是人吗?”

他转头瞪了凌宵云与凌忌一眼

,生气地说道:“都说惹不起,这总躲得过吧,爷爷现在在我这里安享晚年,你们真的不给他老人家一天安宁的日子吗?”说这话时,眼圈都红了,一想到爷爷这几年来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神情就愤愤。

那名民警也批评道:“为人子女,孝道为先,有你们这样作人的吗?这都读哪去了?”

凌忌与凌浅笑一听,登时就满脸通红起来。

那名民警对凌宵云正色地说道:“你不敬孝老人也就罢了,应当给他一片安静的日子过,真要这么的赶尽杀绝,闹得老人出了什么事时,你得知道人在作天在看,到了那时你后悔就来不及了。”

凌宵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到也不是不想尽一份孝心,只因老婆李华的强势,他也有自己的奈,屁都不能放一个,老婆的一句话就是圣旨了,他那敢不听了,所以他也有自己的为难之处了。

由于有民警在场,还有居委会工作人员在劝说,李华不敢再闹,不过一看她神情此事只怕不会轻易就作罢了,她哼了一声:“凌痕你别得意,这事没这么简单就算完了,我会来找你算账的。”说完这话,瞧了瞧这幢小洋楼,眼都红了。

她可是拼了一辈子了,这才想到办法把凌痕名下的那一处房产转到自己的名义下,那知从看守所里一出来,听说凌痕居然有钱把闹得沸沸扬扬的鬼屋竟是一窝子鲶鱼惹的,让他一下子赚大了,就当前的市价而言,怎说也值四五十万了,这也正是她眼红的地方,希望闹一闹,把他爷孙俩闹怕了让他们搬进来住,然后再想办法夺了过来,于是便把老公儿子女儿一齐拉了过来,来个家总动员,却不想凌痕已不是当初那个学生,连声都不哼一下,居然一个就把民警叫来,这就坏了她的好事了,心下纵是气愤,也不敢再闹,这就恨恨而去。

那民警对居委会的工作人员道:“像这种事你们得多作教育方面的工作,老人都一把年纪了,实在经不起折腾呀。”

成都恒博医院所在地址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到底怎么样
成都恒博医院地址在哪里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技术怎么样
成都恒博医院地址在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