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至尊妖魁 第六十五章 回宗

2019-09-13 19:09: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妖魁 第六十五章 回宗

天际之边,涌动着浓郁黑暗,通体暗金色的金乌双目锐利如锋,俯瞰着苍莽辽远的大地,它掀动着垂天之翼,裹挟着一身澎湃戾气如闪电般划破黑夜,缝隙之中射出绚丽璀璨之金,遂晨曦降临。

渐渐地,旭日高升,却被后来的云翳蒙住了整片蓝天,位于东域一角的天玄城,此刻也笼罩在波诡云谲之中。

吱!

“睡觉真乃人生一大乐事……”

苏贤揉着睡眼从房内走出

,穿着一身修长干净的青袍,眸似深潭,一副没睡够的模样,而院落内晨露熠熠,缝花宛若睁开了一丝缝隙的朦胧眼眸,绽放间花蕊上还弥漫着一股清新脱俗的湿意。

抬头望天,天气略微显得阴沉,云影如棉,团团相簇,倒是契合了天玄城之中人心惶惶的氛围。

一夜之间,柳家被悄无声息地连根拔起!

直至白日,这个消息才彻底传遍了天玄城,街边身着布衣的路人皆是行色匆匆,如同呼吸着硝烟,眼神之中遍布着阴翳之色。

青丘园内,似如一处与世隔绝的桃花源,此次没有外界的纷扰喧嚣,故而格外清幽宁静。

“苏小友,可准备好行囊?”院门口,一道灰袍身影由远到近,从模糊到清晰,最后赫然露出了木逢冰的面容。

苏贤伸了个懒腰,笑答道:“木老,你说笑了,我一身空空,来去轻松,何来行囊?”

“柳家覆灭,柳然那所谓的一阶考核已不存在,半个时辰后,我们便要启程回宗了。”木逢冰语气温和道。

木逢冰也是活过了一甲子的人,看事情老道得很,心中更是如明镜般通透雪亮。

这柳家覆灭,铁定是那神秘的两位妖宗出手,否则一个煌煌家族怎会在一夜之间连呜呼声都来不及发出,便被屠得这般干净?

而其中,明显是有苏贤的影子。

昨夜,天玄城的高层清楚得很,拍卖会之后柳家气势汹汹地对苏贤展开暗杀,就算这次行动外人抓不到什么把柄,但众人又不傻,都是这个层面上的人了,对于这种事自然是心知肚明。

结果呢?

暗杀不遂,反倒是把整个家族给送入了虎口。

天玄皇室心里是那个高兴的呀,但还要佯装出一副悲恸哀愁的模样,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只是迫于神秘人的压力,才选择了忍气吞声。

待过些时日,这动荡过去了,那天玄城中又是一片祥和繁华之景,而柳家的存在或逝去,早就被众人遗忘得一干二净了。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就是这般。

可木逢冰怎么会跟苏贤计较?

他和苏贤什么关系?后者对他有恩,助他晋升四阶炼丹师,更是能在一起无忧无虑地畅谈,尊其为自己的丹道之师,听其讲述大千皇朝外的浩然盛景,两人相处的是何等快意融洽!

那木逢冰和柳然是什么关系?

几乎没有交集。

顶多就是个长老和内门弟子的关系,两人在宗门内尚且不熟,来天玄城后此人更是背着自己针对苏贤,仗势欺人,木逢冰早就厌恶得很了。

木逢冰是药峰长老,地位崇高,平日里连宗主见到他都尊称一声“木老”,如今又是四阶炼丹师,身价倍涨,那就更别谈他跟柳然之间有多深多广的鸿沟了。

柳然死了与他何干?

“木老,宗门内门弟子刚逢人祸,第二日我们便走人,是不是显得青丘门太过凉薄?”苏贤眨了眨眼睛,玩味道。

木逢冰白了苏贤一眼,没好气道:“小友何时关心起宗门名声了?这种事交给宗里那些擅长交际的长老去办便是了,更何况,我们是四大宗之一,有着自己的威信和态度,我们离去了也只是表面对柳家对柳然的态度,青丘门的形象在天玄国中早已屹立不倒,无需担忧。”

“另外,昨日宗门内传来喜讯,听说在半年不到后的四宗之争里,有相当大的把握力压其余三宗,这可又是一次树立形象为宗扬名的绝佳机会。所以苏小友多虑了。”

谈起这则喜讯,饶是木逢冰心头都涌出一股自豪感,他毕竟是青丘门长老,最基本的宗门荣誉感还是有的。

“半年不到?四宗之争?”苏贤眼神闪烁,笑笑便不再言语。

半个时辰后,青丘门一行人虽比来时少了一人,但影响似乎不大,他们骑跨着疾风狼,在众多目光的凝望中绝尘远去,逐渐隐于地平线后。

……

青丘门仍巍然矗立在天玄山脉之上,碧绿深幽。

苏贤第三十峰的住处,一片静谧。

回到修炼室中,望着熔炉中的大量齑粉,余温尚存,说明唐烈是早上出去的。

有严亦的身份令牌傍身,青丘门内唐烈几乎是横着走了,苏贤也不去为他担心,反而是重启一阶聚气阵,在氤氲妖气中清点此行的收获。

“半个多月前出门也就四十块中品妖石,回来后将近一块硬妖玉,简直是血赚!”

“从拍卖行中搞到了寒魄晶石、血龙狮蛋和三翅魂蝉尸,从柳然那坑来了一部上品灵武学和炎煌秘术,通过炎煌秘术又得到了太古炼气丹的丹方和姜雨凝赠送的金灿蛇花,一下便解了修为上的燃眉之急。”

太古炼气丹一人一生只能服用一次,跟金灿蛇花效果相同,它们只适用于妖师,所以苏贤打算等到了妖师七阶时,再一举吞服,便可一飞冲上妖师巅峰。

“这血龙狮蛋中的一丝龙之血脉我要怎么抽取?”

捧出了一枚血红色巨蛋,这枚血蛋的内部已在蠢蠢欲动,犹如沸腾翻滚的岩浆,预示着一个新生命即将诞生。

青羽念头一闪,便以月铜傀的模样出现在了修炼室中。

“你将那小乌龟放出来,剩下的就交给我。另外,寒魄晶石也给我,你还不足以将四阶矿石熔炼,还是由我来淬炼月铜傀。搞到了三翅魂蝉尸,足以补充我的这番消耗,届时神念还可以恢复一点。”

青羽操纵着月铜傀,幽蓝色的石臂一挥,血龙狮蛋那嗡嗡躁动的气息瞬间被镇压,虚空之中一股磅礴浩然的威压铺天盖地,顿时就将蛋里的小生命给吓懵了。

那股天生意识告诉它,没得反抗了,从了吧。

血龙狮蛋缓缓飘起,安静地旋转着。

咻!

一朵黑焰如灵蛇般从青羽的神念中游出,宛若沉寂已久的凶兽,猛地一张口,便将血龙狮蛋吞入其中。

那黑焰表面上幽冷宁静,实则灼热滚烫,燃烧着血龙狮蛋,使其嘶嘶作响。

这便是青羽的本源之火!

感受到生命的巨大威胁,蛋中的生命已来不及破壳而出,一股威严霸道的气息逐渐弥漫。

血龙狮蛋中,一丝闪烁着金光的黏稠血液猛然爆发,其中似有嘹亮惊人的龙吟之声,悠悠升腾而起,像是被逼出了蛋壳。

在这一丝龙之血脉离开血龙狮蛋之时,失去了龙威的庇护,剩下的血龙狮蛋只是徒有其表,再也不具备一丝一毫抵抗本源之火的韧劲,最后连一点声响都没发出,便化作了虚无。

在那金光闪闪的龙之血脉的映照下,玄天龟的眼瞳之中都泛起了光芒。

玄天龟盘踞在熔炉边,口中响起了兴奋的唧唧声,青羽淡然地收回了本源之火,神念一震,就轻松地把这一丝龙之血脉送入了玄天龟的口中。

龙之血脉,燥热狂暴,饶是一丝,也足以让玄天龟双目猩红,感受到体内的灼烧之感。

“一般来说这小乌龟吞服这一丝龙之血脉后起码要沉睡半年才能自己炼化,不过这样时间太久了,之前我不是让你叫那四阶小娃子炼制一枚四阶的精血丹嘛,拿过来给小乌龟服用,那不出两天,小乌龟就能成功将这丝血脉炼化成体内的血脉,到时候修为暴涨,也会带给你不少好处。”青羽道。

妖兽在臣服或跟随妖修后,两者以妖宫为媒介,所以妖兽的修为一般是和妖修同时进步的。

但是,也有一种情况会导致妖兽修为停滞,那就是妖修放弃了对某一妖兽的培养。

众所周知,妖修在大境界突破后,修为的提升会愈来愈慢,越来越艰难,这是因为多了一只妖兽的负担。

同时帮助三只妖兽修炼和只专攻于一只妖兽,两者孰突破更快?

答案很显而易见。

所以,若非有大机缘或大资源者,很少有妖修能同时让妖宫内的所有妖兽与自己同步突破,越修炼到后头,越是如此。

但如果真有这种人,那他们的实力一定是同阶甚至同境界中的佼佼者。

远古时期,天纵之才犹如九天上的璀璨星辰,遍洒大陆,然而能做到这样的也唯有几人罢了。

那样的展翅鲲鹏,声名和实力都碾压燕雀,在历史上留名也非难事。

就比如青羽大帝和无锋大帝,他们就做到了所有妖兽和妖修齐头并进,而想要做到这一点,资源、妖兽成长的潜力、天赋和毅力缺一不可。

皓月大帝是个例外,他得到了石魔心脏那样的大机缘,可以说是走了捷径。

苏贤现在还算是轻松的,在未来的突破理应上也是比别人快上一筹,就因为他天生就缺一只妖兽。

月铜傀本无生命,又不需苏贤辅助修炼,也大大减少了苏贤身上的包袱。

待玄天龟进入妖宫之中沉睡后,青羽也带着寒魄晶石和三翅魂蝉尸回到了妖宫中。

等到下一次月铜傀重见天日,必然会给苏贤带来一个惊喜!

……

孩子发烧咳嗽
心肌梗塞用什么治疗
宝宝脾虚吃什么食物
小孩子吃饭不消化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