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草莓农残致癌高花村草莓为何会躺枪

2019-10-13 06:23: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草莓农残致癌” 高花村草莓为何会“躺枪”

  盲目种植是农村普遍存在的问题

  定产定销了,谁还会用化肥增产

  不转变理念,农民日子越来越难

  4月末,一条草莓农残致癌的,让全国多地草莓滞销。有着30年草莓种植历史的沈阳市铁西区高花村,也没能幸免。在《沈阳晚报》做出连续报道后,5月份至今,高花村已售出草莓近75万公斤,摆脱了困境

  就在2个月前,沈北新区尹家乡新农村1000万公斤胡萝卜滞销。2013年,该村的胡萝卜丰收大卖,紧接着就是两年严重滞销;村民常艳荣只记住了媒体的,却说不出任何一位批发商的号码

  类似事件几乎每年都在上演。正像中国的很多村庄一样,草莓村和胡萝卜村正在走向一个拐点,但这第一步并不好迈。

  [他山之石]

  国外的水果

  为啥可以按个卖?

  何立兴认为,通过成立合作社可以让农民重新掌握主动权,因为合作社有一整套产业链,包括生产、储存、运输、销售、加工等环节。通过了解全国的生产情况,合作社就可以引导农民利用温室等方法错时种植;如果某一时间段,某种作物在市场饱和,农民可以将作物存在合作社的冷库里,分批供应市场。以新民市绿兴蔬菜生产专业合作社为例,大的农资公司都主动找到合作社,农民通过合作社购买化肥和种子,一亩地可以省两三百元。合作社还可以提供广泛的销路,只收取客户的服务费和销售提成,农民降低了风险和成本。

  美国90%以上的农产品都是订单销售,物流直接配送超市,80%以上的农产品由合作社加工。沈阳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周静介绍,在中国,70%以上的农产品靠批发市场销售,像沈阳这样的大城市,甚至达到80%以上。这意味着,农产品从田间地头到消费者手中要经过3到5道批发销售环节,而每个环节都会使价格提高10%到15%。订单营销,可以缩短流通环节,适合农产品保鲜期短、易腐性等特点;还可以使农民有更多的收益,让消费者花更少的钱。同时,按需生产也是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有效途径。定产定销了,农民谁还千方百计用化肥增产!周静这样说。

  订单销售的前提是有质,而有质的前提是有量。周静解释说:形成规模后才能统一使用现代化的技术、操作规程、经营模式,才能有统一的标准。这也就是为什么国外的水果可以按个卖。产品的竞争就是品牌的竞争。有规模化,才能形成标准化,有标准化,最终才能形成品牌化。

  现在,中国村民每户耕地面积为0.5公顷,土地流转给了人们操作更多土地的可能性。在此情形下,国内外的资本也在更多地关注农业。周静介绍,一些在城市打拼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人,返乡种田,他们雇用职业农民,而农产品也将由专业的团队来营销。

  单打独斗

  经不起风吹草动

  30多年前,草莓还是一种洋气的水果,沈阳很少有人种草莓。那时,高花村也只有几百亩草莓田,每户仅靠两三个小贩,就能完成销售。

  30多年过去了,草莓变成了最为亲民的水果之一。高花村草莓田已达4000亩,丰收时日产草莓10万公斤。销路也变得多样:经纪人、批发商、超市、加工厂、国外订单

  只是,农户们仍在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一直以来各自为政、单打独斗的产销模式,经不起一丝风吹草动。

  陆宜发是最早种草莓的村民之一,草莓农残致癌的爆出后,他第一次开始愁卖。他心里委屈:我们是真的不打农药啊!

  为什么会躺枪?经历此次风波,陆宜发也在反思:我们应该推出自己的品牌,公布生产信息。成立合作社,统一定价,联系加工企业,进可攻、退可守。

  对此,有人跃跃欲试,也有人不赞同。

  高花村草莓的产销模式,正像中国很多村庄一样,正在走向一个拐点,但这第一步并不好迈。

  产能过剩、

  信息不对等是根本

  表面看,新农村胡萝卜滞销与高花村草莓滞销的情况并不相同。但实际上,相对于变化多端的市场,二者都是被动的。沈阳蔬菜流通协会会长何立兴告诉沈阳晚报、沈阳:农民不了解全国的情况。福建的胡萝卜每年收三次,2月、5月、8月都有新鲜的胡萝卜运过来。而我们的胡萝卜呢?6月种,9月收,为了卖高价,农民把胡萝卜储藏起来。但是咱们的胡萝卜品相和新鲜程度都比不上人家的,存得越久越卖不动。

  滞销的主要原因是产能过剩、信息不对等,农业就是商业,农民种地不但有风险,而且风险大。何立兴说。

  沈阳市服务业委市场运行与消费促进处书记刘怀勇也认可这一说法,农产品的销售是一种商业行为,政府并不是直接参与者,前一年卖得好,后一年就盲目扩大种植是农村普遍存在的问题。

  观念不转变

  农民会越来越难

  但实际上,即使有了规模,想实现订单营销也并不容易,现在农村种地的基本都是50岁以上的农民,让他们改掉以前的习惯很难。

  沈阳市农委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处处长王玉波介绍,目前,沈阳有3个5000亩以上的农业基地,100多个合作社、专业大户和家庭农场,近郊区25亩以上、远郊150亩以上,就可以注册农场。

  不转变营销理念的农民,日子会越来越难过。周静说,一方面,大数据统计出消费者的购买意愿、消费习惯。另一方面,农产品电子商务与大数据技术的融合正在成为农民增收的新业态。

  海城一家南果梨专业合作社,10年前就开始利用电商平台销售南果梨,每年络推广费2万多,费用能赚回来,但是上订单不多,每笔订单也就几千元。合作社理事长李景余说,在电商平台上销售南果梨,购买者会有疑虑,不敢大批采购。如果有实体店配合线上销售,消费者可以亲自看到、尝到产品,效果会好很多。甚至可以花几万元钱,在店里安置检测仪器,让消费者当场验证。这样的产品绝对杜绝化肥农业,也不会因为一条而影响销量。

  为了打响品牌,合作社严格要求农户按照操作规程种植南果梨,一定要用我的种子,我的有机肥,而且一定用我的种植方法。有机肥需要每年春秋施两次,肥效缓但肥力长,化肥则相反,用有机肥的成本要比化肥贵20%,产出的南果梨个小、皮薄、味浓。用化肥的个大、皮厚,果肉粗。但有的农民看眼前效益,还是愿意用化肥。

  不用化肥、农药,南果梨长得并不好看,老百姓喜欢买好看的,绿色的卖相不好还贵,市场上竞争力反倒不是很强。推品牌、搞宣传是李景余的难心事,我们的品牌就是要去北京,进入高端市场,但是宣传的费用会很高。

  互联+农业的模式令农产品销售多了一条道路,但是中国的人口多,面积大,转变会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经纪人、批发商不会消失。

  沈阳晚报、沈阳刘莹摄影孙海

偏方秘方
爆笑笑话
黄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