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一步偷天 第五十八章 千年兰亭又一集

2020-01-19 12:18: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步偷天 第五十八章 千年兰亭又一集

晴山先生逢三会去子敬街上的玲珑坊弹琴,有时有新曲问世,有时没有,即便如此,也已经令越州修行人趋之若鹜。

兰亭可是闻名江南两道的雅集,自东晋年间延续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相传书圣在此写下千古书法名篇《兰亭集序》,创立这桩修行盛会时,还只有暮春之集,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便多了夏秋冬另外三集。

隆兴二年五月二十六,位于越州城郊三十里处的会稽山山阴处,一大早起就人头攒动。

来自江南两道的修行人,早早就在兰亭附近占住地盘,里三层外三层,几乎围得水泄不通,唯独最中间方圆百米被称作兰亭曲水的山阴溪流被空了出来。

到了中午,越州府的官差便出来主持秩序,喝止不时发生的私斗,再把没有资格占据内层位置的修行人往外轰。

这样的混乱每一季都有,总有那些自认机灵的,以为可以趁乱浑水摸鱼,凭钻营功夫或私下贿赂,能够挨得曲水流觞近一些,可实际全没用。

州府操办兰亭有足够经验,别的事情上或许可以睁一眼闭一眼,兰亭的排位事关重大,官差们不敢大意,更不敢胡来。

于是待到日头偏西,兰亭曲水以外,各门各派已经照着规矩坐定下来。

越往外,距离兰亭曲水越远,门派的势力和影响力就越弱,越州青莲观连第四圈都挤不进去,只能和那些无门无派的修行者,譬如公孙庞之流,一起落在最外。

而越州天姥书院、姑苏太湖书院、余杭灵隐寺、天台国清寺等江南两道最显赫的门庭,便和朝廷官员代表一同,排在最内圈。

刚从汴京回到江南,还没来得及上任的步经平,坐在一众朝廷官员们中间,感受着坐在第一排的威风,心中暗道:“这便是地位罢。”

他是嘉兴知府步鸿轩的长子,在汴京七年间,交友颇广,这次南下越州,更是持着余唤忠的亲笔手谕,虽然只是来做盐运司经历,一个从七品的小官,但越州官场也不敢对他轻视,这次非但把他请来了兰亭夏集,还由越州知府刘大人的小舅子亲自陪同着。

“经平兄是江南人,以前可曾来过兰亭?”刘知府的小舅子叫汪鹤,名字起得雅,人却很俗很会巴结,明明自己已经三十多,对着二十六七的步经平,一口一个经平兄叫得很顺溜。

“我在汴京时常去夷山诗会,那场面可比眼前大多了。”步经平语气笃定,虽然夷山诗会每次他只能远远地张望,但这不妨碍他在眼前这个土包子面前,摆一摆汴京名流的姿态。

汪鹤脸上装得神往,心里却说:这步公子明明是江南人,怎么句句不离“我在汴京时”,真是一朝腾达就忘本。

“经平兄果然雅士。”他点着头附和,正好瞥见步经平神色有些异样,忙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只见一群人从天姥书院的方阵里走了出来,朝兰亭曲水的方向去。

人群末尾,有个女子一身白衣,哪怕只从侧面看,容貌也惊艳无比。

“那女子是谁?”步经平一时间竟看得呆了。

汪鹤也愣神看了一会儿,轻声道:“那便是天姥屠瑶……经平兄从汴京来,应该知道她的来历吧?”

“她的来历?”步经平突然惊道:“姓屠,当今右相屠良逸?”

汪鹤压低声音,告密般的口吻说道:“我也是听我姐夫说的,天姥屠瑶便是儒相屠良逸的么女。”

步经平恍然点头,心里猛地有些失落,他虽然在汴京待了七年,花出去无数银子,可结交的圈子,距离那个层次还差得远呢。

“经平兄?”汪鹤凑近了道:“越州山清水秀,可不止天姥屠瑶一个绝色女子,远的不说,只在越州城里,就有一个毫不逊色的。”

“哦?说来听听?”步经平显然被勾起了兴趣。汴京遍地是官,他一个知府长子,根本不放在人家眼里,现在回到江南,心思不禁有些活泛。

“那女子出身、修为都不及天姥屠瑶,可胜在温婉雅致,还是音律大家。经平兄,你说难得不难得?”汪鹤心说,你小子抢了我的肥差,我便要给你挖个坑,让你去跳。

“你快说这女子又是何人?”

汪鹤看着步经平心急的样子,仿佛已经看到了他被玲珑坊背后势力捻出越州的情景,美滋滋地说道:“晴山先生……”

……

……

兰亭曲水上游,人群看不到的一片幽静竹林里。

“我南师伯三月里说要来一趟越州,此后便没了音讯,几位当真没有见到他?”说话的是个四十左右的道士,瘦骨嶙峋的脸上,眉头微皱着。

在这道士面前,坐着两个僧人,两个儒生,分别是灵隐寺方丈空明,国清寺方丈慈悬,太湖书院山长岑秉文和天姥书院山长怀沧。

与另外三位稍稍对视,各自眼神中都有一丝惊色,怀沧沉吟道:“此事说来蹊跷,今年三月,在越州不见了的,不止你南师伯一人……”

“哦?”道士惊道:“还有谁三月里也来过越州?”

“几日之前,白马寺来过一位高僧,说是妙溟罗汉来过越州之后,就不知去处。”空明和尚道。

“还有曲阜孔麟。”岑秉文答。

瘦道士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这么说,此事并非只关我昆仑了……怀沧山长,天姥书院可就在越州。”

他这番话说得简简单单,面前四人却都感觉到了压力,尤其是天姥怀沧。

“举凡我天姥书院之力,也留不下你南师伯,更不用说妙溟罗汉与曲阜孔麟了。”怀沧笑得有些萧索,接着又道:“月初有东海来客到过越州,来去匆匆,恐怕与此事有关。”

瘦道士也知道他说得不错,要想留下南师伯,如今的天姥书院就算有心也无力了,脸上露出一丝狠色:“邪月临世,旧神又蠢蠢欲动了吗?”

“尊师伯可曾说过,是为何事来越州的?”慈悬大概是想到了什么。

“师伯二十年前路过越州时,曾收过一个记名弟子,想来与此有关。怎么?妙溟与孔麟又是为了何事?”瘦道士问。

面前四人全都摇头不语。

重庆五洲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德胜门医院靠谱吗
安顺哪家医院治疗小儿癫痫好
廊坊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鄂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