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空之国 第三十四章 雨歇云散 谷文承

2019-10-12 17:42: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空之国 第三十四章 雨歇云散 谷文承

「文承,你是不是喜欢她?」

苏濛将三人的便当盒收好后放到地面,取出面纸在桌上细致地擦干净,轻声朝着男孩说到。

「哪个?」谷文承回过头讷讷地挠了挠头。

苏濛低下头咬了咬牙,

「你知道的。」

「……」

「刚刚她说学生会长的时候,你怎么了?」她抬起头。

「我没怎么啊……或许是担心吧。」他叹了口气看向门口。

「……算了,不好意思。」

「苏濛,你又来了,和那时候一样。」男孩平静地望了回去。

「无聊是吗……是,她也是这么说我。」女孩咬着下嘴唇缩起肩膀。

「苏濛,」男孩探出双手轻轻按住她的肩膀,「我今天脑子不好使,真的不骗你,总觉得这一幕发生过似的,又或许不是在这里,你吃了我好多醋。」

苏濛摇晃着挣脱开,退回椅背,

「我胃很好,文承,如果你喜欢她就要说出来。」

「你知道我在意谁。」

「我不信。」

「好吧,不信算了,哎对了,我给你买个好了,和我用一样的机型吧,性价比很高,处理器是去年的旗舰,一点都不卡。」

「不要,你们怎么都要给我买啊……」

「不放心你嘛。」男孩拨了拨她垂下的刘海,低下去偷看着藏起来的小脸。

「连语气都一模一样。」苏濛朝着裙摆说道。

「就当是给苏濛老师交学费了。」男孩在桌上支起下巴,咧着嘴笑着。

「不要文承,我真的不要,这样子我已经很满足了。」苏濛用力摇了摇头,又抬起头对上男孩的目光。

「这样子,是指?」黑色眼眸不带目的地注视着慌乱的深蓝色。

「……」

「不行,刚吃完得出去走走啊,吃太多了。」谷文承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毛,缓缓站起身来。

「文承。」白嫩的小手迅速抓住他的衣角。

「嗯?」

「就这样子,多待一会好吗……」女孩藏着微红的脸颊看向一旁的地面,手死死抓着,发出晚霞般的嗓音。

「总得找点事做吧,」谷文承平缓地坐下来,「架子上那些书怕是翻遍了,如果有WIFI就好了,苏濛,要不跟你的学弟部长商量一下,让他找学生会申请一个WIFI?」

「不要。」急促而决绝的声音。

「为什么?你不觉得有WIFI之后,阅览室就更有吸引力了吗?」

「那就没有可以这样待着的地方了……」

男孩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趴在桌上看着女孩的耳朵和白颈。

「苏濛,知道我生物钟为什么调整过来了吗?虽然昨天还是很晚睡,但今天白天一直撑着。」

「那你在这睡一会,我看会书。」苏濛探出手肘轻轻碰上男孩的手肘。

「我不是这个意思,苏濛,我想上线。」男孩坐直了身体,郑重有力的吐词。

「上线?」

「嗯,不仅是一本线,我们毕竟是强化班吧,如果考到前20名的话还是能进之江大学的,你看……我其实也没有别的坏习惯,只不过是浪费了两年学习时间而已,还剩这点时间是可以补回来的,最重要的是……你知道吗?」男孩两眼放光。

「嗯?」

「苏濛,你没意识到吗,我在作弊啊!?」

「作弊?」

「是啊,坦率地说如果我们处在回环里是有明确的副作用的,就是记忆叠加。」

「你是说……?」苏濛张开了小嘴。

「嗯,过去我一直没意识到这样做的好处,我现在开始设置一个锚点,就是这个阅览室,」谷文承探过身子,熟练地取出苏濛口袋里的微光钢笔,在桌面上雕刻起来,「你知道吗苏濛,我已经有两年没来这里了,尤其是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这个场景太不寻常了,不设置锚点实在是可惜。」

他不再说话,慢慢在桌面上刻着,三分钟后伸出手触碰细小而简陋的圆阵,纹路暗暗发光,他用食指第二关节敲了两下桌面,满意的点了点头。

「苏濛,我终于明白柳真为什么会选这里了。」

「嗯……」苏濛若无其事地看向窗外,好像听着屋内一个不存在的女孩说,你总算明白了,笨蛋。

「我想清楚了苏濛,我要好好努力,如果说那次提分手是因为觉得配不上你的话,我想这次一定好好努力,无论是纹路师也好还是学习也好。」男孩将桌上的光纹抹去,只剩下残破的浅灰色结晶,像照镜子一般看着自己投在桌面上的模糊镜像。

「那……柳真呢……」女孩认真地望了过来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

「文承,对不起,我老是那样想,但是……」深蓝色的短发轻轻摆动起来,又低垂下去像落下的鸢尾花,「其实文承,如果你能照顾好她,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我呢,身体也不好,总是拖累你们,如果,如果……」等待了很久,她轻喘着气说。

「别这样,苏濛。」男孩伸出左手轻轻触碰女孩的肩膀,「柳真和你不一样,她看上去更有光彩更有热情,像一个永不熄灭的太阳一样更善于照耀别人,你呢,很文静很温柔,小心思挺多,」他迅速刮了一下苏濛的鼻尖,又退回去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接着说,「其实恰恰相反,她一旦自尊心被击破了就会比谁都更容易受伤,而你虽然总是柔弱的样子,但一旦坐在你旁边,无论是谁的心思就能平静下来。」

「苏濛,烈日和狂风固然美,但我喜欢的是雨歇云散,轻风吹拂,青草吸着露水,女孩撑着雨伞在路边漫步,你懂我的意思吗?」

「嗯……」女孩弱弱地回应像是接受浇灌的小花。

「苏濛,我想明白了,我和柳真,是战友。」

「战友?」

「虽然我现在还不行,但我总觉得我会和她成为战友,我专门钻研纹路,再注入她的法源,一起……」

「一起什么?」

「哈哈,还没想好……」

「讨厌。」苏濛拨开男孩的手,小嘴甜甜地撅起。

窗外蔚蓝色的天空上,几朵散云渐渐融化,一阵微风卷进来,掀起女孩耳边的发梢。

「哎,今天脑子真的转不动了

。」男孩按了按太阳穴,「不说这个了,晚上去哪吃呢,如果是学校附近的话会被老师看到的吧。」

「嗯,你定就好……不过不要破费了……」女孩发出清泉的声音。

「苏濛,你喜欢吃火锅吗?」

「我随便啦,柳真虽然吃素比较多,不过偶尔吃起辣来也会特别猛,她应该不会介意。」

「我是在问你。」男孩坐直了身体平静地说。

「……我真的随便啦,跟你们在一起吃什么都好。」苏濛抬起头向他微笑。

「虽然这话我听着很舒服,但是起不到任何作用啊……」

「嗯……」女孩伸出手理了理男孩的袖口。

「苏濛,我想去你家吃饭。」

「不要,那里很破的。」女孩收回手。

「我想吃你做的菜,柳真的手艺太差了。」他顿了顿说,「我们放学一起去买菜,你做饭,我来洗碗,今天就在你家吃火锅吧。」

「不要,没有锅。」

「我去买一个,你看买一个鸳鸯锅才多少钱,以后还可以经常用对吧。」

「不要,不要。」女孩拼命地摇头。

许久,男孩露出无奈的笑,像是无所适从的家长。

「苏濛,我要拜托你保管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嗯?」

「伸手过来。」

「不要。」

「来。」

温暖的大手抓住白嫩的小手捂在胸前。

「干嘛?」

「苏濛,我要把我的胃交给你。」

「……那是肺。」

汕头治疗牛皮癣费用
安庆治疗睾丸炎医院
金华好的妇科医院
汕头治疗牛皮癣医院
安庆治疗龟头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