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唯我剑尊 592 护山大阵

2019-10-18 17:26: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唯我剑尊 592 护山大阵

明王遗址以外,一群修士正肃容而立。

为首的,是一个高瘦汉子,正是西山琅。而在西山琅的身旁,许易阳则傲然挺立。

在他们身后,则有十名修士1字排开,一个个气味凝聚沉稳,赫然都是大乘期修士。其中一名却女子,看上去已是徐娘半老,却俏丽异常,尤其是身材更是火爆不已,引人遐思。

这女子,正是妖族啸月狼族族长庆希林。

此次要勘察明王遗址这个极有可能是上古修士宗门的险地,西山琅自然是义不容辞自告奋勇。而许易阳却没有闲着,也主动加入了其中——虽然他不过是元婴期的修为,可是西山琅却从来没有将许易阳当做元婴修士来看。

不是因为许易阳的身份,而是……你见过这样的元婴修士?

这可是融合了仙界仙尊一缕神魂碎片的人啊!

而且,许易阳身怀的宝物,更是让西山琅相信,就算是大乘期修士,只怕也不是许易阳的对手——那一日在剑阁山门之中,许易阳修复宝物之时,那等吸纳天地灵气的动静,当真是骇人啊!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至于那些挑选出来随行的大乘期修士,庆希林自然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人选,现在的那些讯息,可都是她深入其中探寻回来的。

其余人选,剑阁自有人随行。不管许易阳有多强悍的宝物在身,作为掌教至尊出动,身边怎么能没那么1两个大乘期修士随行?

所以,咖罗明来了。

其余的,则是照顾到了各方势力,道门也好,魔宗也罢,还有邪道,都是各有人选进入队伍。

有时候,就算你占据了主导地位,也不可能就真的主导一切,随心所欲。就如此刻,许易阳心头有一股说不清楚的怒火在酝酿、燃烧。

探索明王遗址,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这一点,没有人不知道!否则,也不至于这么多年,依然保持着神秘面纱。

而探索明王遗址,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这一点

,也是没有人不知道!修练界面临的敌人,是仙界,是灵界!这样的敌人,修练界在气力的层次上,就逊色了不知道多少。想要有还手之力,探寻上古修士的气力便是唯一的途径。

虽然说,剑阁和妖族的联合行动,成功得到了一个上古修士的道统,可是……那只有大乘期修士才能委曲开始修练的功法,根本就没有可推广性。

而眼前这个明王遗址,却极有可能是上古修士时期的一个宗派……作为一个宗派,自然会有一整套的修练功法——从基础,到进步,再到高深。

也惟有这样的一整套的功法,才能够推广。

明王遗址的探索,关系到全部修练界的未来。

可在挑选探索队伍成员的时候,许易阳和西山琅两人却不能不斟酌如何平衡各方关系……

这如何不叫人恼怒?

这一点,必须改变!许易阳微微闭上了双眼,再次睁开时,一片漠然。

“盟主、副盟主,前面便是明王遗址。”庆希林走在最前方,指着那一片苍茫大山轻声说道。

许易阳抛开一切心思,放眼望去,只见那高山巍峨,直入云霄。在云雾飘渺之间,隐约可见一片光辉宫殿在那山巅之上。

那便是明王宗?

“上一次,也不知道那些探索队伍到底做了些甚么,居然将明王遗址的法阵尽数激起,很是锋利,就算是想要进入山门,现在都极为困难。”庆希林很是尽忠职守,继续提示道。

许易阳点了点头,却看向了西山琅。

西山琅面色一片严肃。

虽然说,众人都将他看成了最强大的气力,可是西山琅自己心中却清楚,事实并非如此。

西山琅的修为,可说是现在修练界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就算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可是……有一个最致命的问题,那便是不能动用的气力,能算是气力吗?

西山琅固然实力强悍,修练界所向披靡,可是……一旦他爆发出自己真正的气力,便会被灵界察觉。

这是毫无疑问的。经历过飞升天劫考验的西山琅,比任何人都明白灵界对修练界的监控之周密。

没有一个修士,能够逃脱灵界的眼睛。

唯一荣幸的是,诸如许易阳、庞司役乃至南山明、凤鸣绡等人,对灵界来说只是凡人而已。

“既然如此,我们这便出发吧?”许易阳看着西山琅,轻声开口,征求他的意见。

“好!先去看看那所谓山门,到底有何等的威力。”西山琅只是看着山巅,轻轻点头同意。

一行12人,缓步向前。

这大山一片苍翠,郁郁葱葱,风景很是秀美。只是,这一路走来,许易阳的眉头却不由自主的皱起——此地的灵气也太过稀薄了,一点都不符合一个宗派山门的要求。就算那擎苍上人,不过是区区一散修,其洞府也是灵气充裕呢,这一宗之山门,怎么会灵气如此稀薄?

不过,也许是时日久远,聚集灵气的法阵已经损坏,又或者是有别的甚么神通手段——谁能知道呢?

一行人都没有动用神通,只是安步当车,缓缓而行,不像是来探险的,倒像是游山玩水一般。

不多时,就来到了半山腰,一条翠玉阶梯,赫然出现在人们眼前。

构成阶梯的,都是三尺宽、八尺长,也不知道有多厚的大块翠玉,晶莹剔透,阳光投射下来,立刻就生出一团水波一样的光晕来,说不出的美丽。而用这样的翠玉堆砌台阶,这手笔也当真是不小。

只是,抬头看去,这翠玉阶梯却断断续续,有一块没一块的……那豪华光辉的翠玉,这残破断续的阶梯,顿时一股山河破碎的凄凉之感油然而生。

“若是我等不能够心无旁骛的齐心协力,此地,就是我们的未来。”走在残破的翠玉阶梯上,许易阳终究还是没忍住,轻声说道。

咖罗明心中微微一震,堕入了寻思当中。

不仅仅是咖罗明,几乎是所有人,都堕入了沉思当中。

不多时,就已经过了山腰,临近山巅,在众人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残破的门楼。这门楼,高达百丈,却用青色巨石垒砌而成。没有什么雕梁画檐,只是一块块巨石垒砌起来。

而且,此地明显产生过惨烈的厮杀,以至于这门楼都被轰碎了大半,只有那些残垣断壁,还在诉说昔日光辉。

“此地,便是山门所在,而法阵威力,亦从此地始。”庆希林看着前方残破的门楼,深吸口气,沉声说道。

许易阳看着前方残破门楼,却空无一物,丝毫异常都看不出来。而过了门楼再向上,则是渐入山颠,云雾缭绕,隐约只见,只能看到有些建筑影影绰绰的在那里,却看不逼真。

“谁去试一试?”许易阳面色不动,只是淡淡问道。

“我来看看!”一个声音响起,平和清越,却太一教门下一名大乘期修士黄锦康。

只见黄锦康身穿一件纯黑的长袍,花白的头发用一支白玉发簪挽起,简洁素净。许易阳一开口,他就出声领命,一步走出人群,到了那山门之前。

就见黄锦康右手一晃,却捏了一个法诀,顿时浑身都闪耀起一层金光,又瞬间消逝。之后,他才继续向前走去。

果然,黄锦康走到那山门之前,就要一步跨入时,忽然一阵低低的嗡鸣,随后众人就感觉恍如天地微微一震——黄锦康那只迈出的脚,却哪里还迈得出去?一层光幕出现,将其阻挡在外。

紧接着,光幕上豪光一闪,却有数道光华瞬间凝结起来,1化为雷霆,1化为赤炎,还有一抹冰锥寒气,对着黄锦康轰然攻击而来。

黄锦康面色不变,只是一手向前一点,顿时一张符箓飞出,在出手的瞬间就有火光一闪,瞬间化为灰烬。而就在符箓化为灰烬的瞬间,一口凌厉无匹的长刀却骤然闪现出来,毫不留情的对着那雷霆、赤炎和寒气斩杀而去。

这黄锦康,居然是专攻符箓之道的大乘期修士!

修练界,修士各有专攻,有专攻飞剑的,如庞司役、许易阳这些人,也有懒得争斗手段,专门研究炼丹抑或炼器之道的,也有人对阵法颇有兴趣,如南山明便是其中,还有人专修神通法术等等。而这黄锦康,便是一个专攻符箓之道的。

专攻符箓之道,还能以之晋升为大乘期修士,黄锦康在符箓上的成就,自然惊人。而且,这样的修士也很是令人头疼,他们最锋利的手段,便是激发各种符箓——这可浪费不了多少力气。只要不是那末又懒又蠢,平日里自然会炼制符箓以备不时之需。一旦何人争斗起来,那就等于是用多日积累的气力与人争斗,自然占尽了便宜——就算你耗光了他的符箓,身为大乘期修为的黄锦康,自然还有一手真罡凝符的手段——用真罡道念,当场画出符箓来对敌。

当然,有利便有弊,那便是专攻符箓的修士,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总会弱那么一点点。若是攻击犀利无双,防守固若金汤,又能长时间与人缠斗……有这样的好事,大家早就一股脑儿的都去了。

黄锦康此时用符箓来对付这法阵攻击,虽然早有准备,却仍然力有不逮。只见那长刀一闪,斩碎了雷霆,可是赤炎一卷,立刻就消散1空子虚乌有。

不过,黄锦康终究是大乘期修士,不慌不忙,手一点,顿时又一张符箓飞出,一闪之下,就有青色雷光轰然喷涌出去。那赤炎和寒气顿时齐齐一顿,随后湮灭无形。

就在这瞬间,黄锦康已退了回来——就在他退回的一瞬间,那一抹光华也顿时消失。

“此地法阵气力倒是不弱,也可和大乘期修士相比拟了。”黄锦康一退回,就转身对着许易阳和西山琅微微1躬身,开口说道,“但这只是最轻微的反应,还不能就此判定。”

许易阳轻轻点了点头,眼光却看向了队伍当中一名高大魁梧的大汉,背上背着一根碗口粗的黑色棍子。这人,正是垂钓碧潮的1名大乘期修士,名叫康天达,却一名体修。

“康道友,既然如此,你便陪黄道友一起试试如何?”许易阳声音淡淡,看上去是在询问对方意见,其实却在下令了。

“副盟主大人有令,康某自然遵从。”康天达的声音瓮声瓮气的,仿佛闷雷一般,一点头就走了出来。

不管是谁,身边若是有一名体修同行,必然会生出许多安全之感来。

只见康天达向前一步跨出,浑身肌肉立刻就膨胀起来,却如同波浪一般起伏不定,片刻之后就又平静下去。可就是这肌肉的一阵起伏,康天达浑身的肌肤上闪烁起了一抹光华,宛如青铜一般,深沉、厚重。

新疆好的牛皮癣医院
沧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乐山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新疆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沧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