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宋徽宗神驰心荡遇师师

2019-12-03 02:45: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汴京城内有家经营杂布染织的作坊,老板名叫王寅。这王寅虽貌不出众,却娶了个体态端庄,面容清秀,活脱脱的一个美人儿为妻!这日,妻子足月分娩,产下一女,合家欢喜。不料此女产下直至满月,不哭不笑,恰似哑了一般!王寅夫妇常为此事闷闷不乐。

满月那天,王寅照规矩摆下酒席,约三五知已,边喝边聊。也就在这个时候,王家大院的前门被人轻轻叩响:“笃、笃、笃”。仆人前去开门,一看,门前站着一位须眉皆白的清瘦和尚,双手合什:“施主,贫僧只化些斋饭,还请方便方便……”

“去、去、去!”仆人一边吆喝一边驱逐,“化斋也不看看什么日子?今日是主人家千金满月!……”

“贫僧今日前来化斋,也是事出无奈,还请施主方便!”那和尚边说边往门里走,一副非给不可的架势,仆人哪里拦得住他!这时,王寅听说了此事,传出话来:让他进来吧,带到厨房,拿些饭菜给他。仆人胡乱将些饭菜包好,递给和尚便要他快走。谁知这和尚非要当面向王寅道谢,也恰恰是这个时候,和尚看到了丫头怀抱着的王寅之女,禁不住脱口而出:汴水夜吹笙管笛,鸾凤步老丧家国!把怅帷剪碎,问美人,圆何缺?……和尚吟罢,上前用左掌轻摩王寅女之头顶,神奇的是,她忽然大哭起来!

和尚笑道:“好了好了!你啊,本与佛门有缘,就叫你师师吧!……”和尚哈哈笑着,看了王寅一眼,拂袖而去!

三年后,王寅因罪病死狱中,妻子自尽而亡,可怜的师师幸被邻居李媪看中,将她收养长大。这李媪以经营青楼妓院为业,见李师师渐渐出落得花容月貌,气韵非常,便精心教她琴棋书画、歌舞侍人。一时间没有父母管束的李师师竟成为汴京名人,门前总是车来车往,是文人雅士、公子王孙竞相争夺的对象!

这天,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宋徽宗看那后宫三千,竟无一可心之人,不由的心生烦躁,甚觉不宁,便叫人将那太尉高俅唤来,问道:“听说城内有一倾国倾城、仙女般的李师师?朕能一睹芳泽否?”

高俅早就与师师相熟,自然怂恿宋徽宗前往,自己也可侍机免费的享受一番啊,忙上前奏道:“臣也是闻其名而未能见其人,只等今晚月黑风高时,略微化装,悄悄前往,无人能知,谁人能晓?怕什么?”宋徽宗见高俅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会走漏消息,便放心地跟随高俅去了。

一见到李师师,宋徽宗就被她不卑不亢、温婉灵秀的气质所震撼!觉得自己真是太冤了,做什么皇帝啊,城内有如此美人,自己浑然不知,这么些年啊简直就是白活了!再看那高俅与师师眉来眼去,似是十分相熟,由不得醋意大发,心中恨道:好你个高俅,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连朕也敢蒙骗?明天上朝再来治你!想罢,便将眼一瞪,手往门外一指,那高俅赶紧收回心来,灰溜溜的滚出去了。

李师师本就绝顶聪明,看到位高权重的高大人竟然对这位陌生的官人如此毕恭毕敬,当然确定这也是得罪不得的达官显贵了,自然小心翼翼,施展平生本事,殷勤侍候。

第二天天未放亮,隔壁那辗转难眠的高俅再也忍耐不住,气冲冲的上前拍门,宋徽宗只得急忙穿好衣服,与高俅赶回去上朝。从此,宋徽宗便对那后宫佳丽视而不见,隔三差五的就与那高俅以体察民情为由,微服出访,出宫寻欢作乐,体察李师师去了。渐渐地,李师师也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哇噻!万岁爷驾临,小女子怎敢不百般奉承?如今的李师师已非往日可比,身份虽然仍是名妓,却也“名花有主”。只苦了那班王公贵族,谁敢上前?人人只能望“师”兴叹矣!大学士王黼虽然也是位响当当的人物,也只能前往高俅家里大骂一通,说是有人不知好歹,引狼入室,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回好了,谁也上不了了!说得高俅那脸红一阵青一阵的,出声不得。

可是,世上却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之人。那武功员外郎贾奕便仗着自己文武双全,长相英俊,以前与师师交情深厚,曾受到美人特殊的礼遇,因此并不服名花有主之说。这日贾奕三杯下肚,雄赳赳的直冲师师家中,要求留宿。师师叹道:

思君夜夜心,

怎敢烛影深?

若遇龙颜怒,

还须独遁逃!

贾奕一听,不由醋意大发,凶狠狠骂道:“我是流氓我怕谁?拿笔来!老子今日诗兴发了!……”遂昂首挺胸,在左边墙壁上题词一首,讽刺那宋徽宗呢:

闲步小楼前,见个佳人貌似仙,暗想圣情浑如梦,追欢寻乐,浪似布衣,后宫三千何用?

一夜说盟言,满腔沉檀喷云烟,早朝归去晚回师,只留恣意当宿钱!

哇,这小小的武功员外郎竟敢如此嚣张?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宋徽宗听说后龙颜大怒:“此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众卿以为如何?”

“不可不可!”高俅慌忙奏道“皇上你想啊,为这等事杀了他,显得有点,嗯,有点不好意思说撒?……再说,那李师师会怎样想呢,会不会吓死了她啊!……”

“要得要得!”王黼抢前一步,奏道,“别杀啊,罚款!罚他个倾家荡产,他就不敢惹你了撒?……那罚款还可以去几次师师处了撒?……”

宋徽宗皱了皱眉,喊道:“没收他家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将他遂出汴京!朕不想再见到他!完事,散朝撒!”

那贾奕就这样捡了条命,找王黼借了架旧马车,带上家人,前往琼州做个小小的参军去了。可怜这贾奕昏头昏脑的,走到半路才想起大学士王黼曾有一条幅相赠,打开一看,上面白纸黑字,赫然写道:人霉撒,莫怪社会黑!

其实,在所有来往的客人中,李师师最看中的是那风流倜傥的大才子周邦彦。也只有他为师师写下了多篇 洋溢、如怨如慕、如泣如诉、风靡一时的诗篇!可是,却被那高俅斥之为:肉麻!暧昧!有辱斯文!……

那一天,正好宋徽宗生病了,李师师趁着这个空儿便叫周邦彦前来重温旧梦。二人正甜滋滋的追欢执手之际,忽报圣驾前来,周邦彦躲避不及,只好惶惶然藏在床下。李师师急匆匆上前作揖说道:“现已三更,马滑霜浓,怎地还要前来?龙体要紧啊!……”

“没法子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宋徽宗脸青嘴唇白的,颤抖着说“只为啊,送些新鲜的橙子给你呢,朕看看你便走。”说罢,留下橙子,抱着师师亲了一口,急急走了。

周邦彦从床下酸溜溜地钻出,那气便不打一处来,喊道:“笔墨侍候!写词了!”遂也昂首挺胸的在右边墙上题词一首: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帏初香,龙骚不断,佳人相对迎。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龙体要紧,不如改日,直是少人行!

师师看了大惊,忙叫人擦拭了去,上前拉过周邦彦说道:“你钱多啊?乱涂乱抹的?不怕罚款?哼,这些新橙子就是罚那贾奕的钱买的!这次可是他最大方的了,居然拿来十个!……”

“别吃他的臭橙子!”周邦彦嚷着,“我看见橙子放在你这里我就烦!……还是让我拿回家吧。”说罢,周邦彦心满意足地捧着橙子赶紧溜了。

也是周邦彦合该倒霉,那宋徽宗痊愈后来师师处宴饮,师师一时兴起,竟忘情地把这首词谱曲唱了出来。宋徽宗问道:“谁写的词?”

“周邦彦啊,大才子呢!”师师随口答道,话一出口,顿觉不妙,已然追悔莫及矣。宋徽宗脸色骤变,立刻明白那天晚上周邦彦一定也在房间内。宋徽宗心想,这周邦彦天下皆知,为这事可杀不了撒?罚款?这穷酸书生连橙子都偷,正是老鼠尾巴上的疮——能有多少脓血?罢了罢了,还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明日贬出汴京!

师师可是心中有愧,便备了酒菜,为周邦彦送行。回到家中,师师心中怨气末消,可巧宋徽宗又来追欢。师师拂袖而起,边舞边唱:

柳荫直,隋堤上,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知京华倦客。

长亭路,年去岁来,闲寻旧踪影,把酒趁哀弦,灯映离席。

愁一剪,半波暧,回头思君过数驿,望人在天凄戚戚,西出无故人。

恨堆积,斜阳冉冉春无极,月下曾携手,枕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此时的宋徽宗好一似打翻了酱料铺,说不尽的酸甜苦辣一齐涌上心头!一为讨师师欢心,二也是觉得自己做得过分严厉了些。第二天一纸调令又把周邦彦招了回来,让他在高俅处做个主簿,也就相当于现在的政府部长秘书吧,不错了撒?会有人送礼的吧?还真是因祸得福,云深都眼红了撒?唉!

共 27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前朝事,几人谈,云深笑说风流案。虽然是徽宗风流韵事的传说,在云深幽默的调侃中也不失几分情趣。[编辑:槐花乡人]

1 楼 文友: 2008-10-25 22:02:09 呵呵,好一个云深戏说!有意思. 化蝶而舞,为梦轻歌

2 楼 文友: 2015-09-12 17:45:20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

泸溪县民族中医院预约挂号
解放军第309医院预约挂号
温州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新疆有治癫痫病的好医院
杭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