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七百四十六章:千刀万剐!(1)

2019-10-12 17:51: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七百四十六章:千刀万剐!(1)

“跑啊!你他妈跑啊!”

双手回插到口袋中。

秦凡悠悠地走到青年身前。

俯视着连连呕着精血的对方戏谑道。

话了。

抬脚迎着青年那曲跪着的身躯猛地一扫!

嘭!!!

轰声起。

青年那曲弯着的身体在抛物线般的倒飞中轰在了暗室的里墙上。

又是一口精血的狂喷。

化境宗师顽强的生命力又一次展现了出来。

虽然体内骨骼断了无数,就连脏腑都发生某种程度的偏移碎裂。

可青年仍然还尚未了却生机。

只是那趴在地上抽搐着的身体却昭示出了他的奄奄一息。

“想玩游戏是吗?来,我陪你玩!”

暴戾的情绪止不住地喷发出来。

秦凡厉然地阴笑一声。

接而隔空朝青年不停地挥手斥划过去。

嘶嘶嘶-

嘶嘶嘶-

不断的嘶声从青年的身上作起。

一道道的裂口从皮肉上绽出。

转眼间。

对方成了不折不扣的血人!

一百刀?

一千刀?

或是一万刀?

无从去估算。

在秦凡那控制着的气劲斥使下。

除了额头往上。

青年身上再无一丝完好。

惨叫声再也控制不住地从他口中吼出!

就因为刚才顿感出来的希望曙光,也让他错失了最好的自尽机会。

到了此时此刻。

纵使他一身化境修为足以笑傲凡尘俗世。

可现在连自尽的机会都没,确切说-是连自尽的力气都没有!

“秦凡,你就这么点本事吗?哈哈-有种杀了我!游戏才刚刚开始,死了一个我,还有无数个我!我看你能闯到第几关,哈哈-哈哈哈-!”

沙哑地撕扯着彷如要渗血般的喉咙,青年狰狞地低吼喊道。

化境宗师,千刀万剐!

这他妈该是何种概念?

青年不知道。

但到了这一步,他知道秦凡的实力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

或许,除了主人之外,不会有人是他的对手!

好在,他不知道自己等人的计划。

好在,其他人都没有暴露!

“杀了你?肯定杀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看着浑身是血口的青年。

秦凡阴鸠地笑出声来。

体内的暴戾也随着眼前的一幕让双眼充满了嗜血的神色!

慢慢地朝青年走过去。

缓缓地蹲下身。

“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不祥的预感在那强撑着的清醒中升起。

青年断续惊道。

没有理会。

秦凡置若罔闻地往他的天灵盖上探出手。

五指一掐。

真气一涌!

摄灵探忆术,再起!

“啊!啊!啊!”

那万蚁啃噬大脑的痛楚生出。

每一秒,青年感觉都在鬼门关上绕圈。

但始终都迈不进鬼门关终结这一切。

身为一名有着催眠神通的化境宗师。

他在感受到自身记忆被侵占的同时,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秦凡,这是在搜刮着他的记忆画面!

该死的。

不,

不!

“不,不,秦凡,我草尼玛!我草尼玛!”

这些在五官扭曲起来的喊声充斥起了无尽的惊恐。

他知道。

一旦记忆被掠夺,那其他成员将彻底暴露!

那样等着他们的会是什么结果?

主人给他们安排的计划又能否继续实践下去?

答案,是绝望的,是悲观的!

完全不在意一个将死之人的哀吼。

更不会因此在躁怒中痛快地了却他的生命。

秦凡面无表情地用神识加大侵占阅读速度地深入探下去。

三分钟。

五分钟。

七分钟。

青年的惨叫声越来越弱。

显然,他的生命已经开始了无数不多的倒计时。

呼-!

深深地吐了口气。

秦凡把神识收回去,五指也随之从对方的天灵盖上松开。

只是这已经无法改变青年的最终命运。

在生命力的急速流逝下,即便是大罗神仙都无力回天!

“我是该叫你陈天养还是该叫你侯大师呢?啧啧,没想到你竟然会是陈天生的弟弟!嗯-挺好的,兄弟俩在底下也有伴了!”

话罢。

秦凡站起身。

不再去理会青年那嘴皮喃动下的虚弱嘶骂。

面容冷峻地折身走了出去。

而尚未被彻底终结性命的陈天养则在继续残喘着那无尽的痛苦。

死,是毫无悬念的!

但秦凡要让这种延长式的折磨继续摧残那他最后的意志。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在生不如死的煎熬中慢慢死去!

走出鸦雀无声的棋牌室。

迎着夕阳的余晖抬头望了一眼。

此时秦凡的脸色沉到了极致。

并没有因为终结陈天养而有所泄恨。

在刚才的摄灵探忆中。

他探到了一个叫天道院的组织。

探到了数十化境宗师的齐齐出动。

探到了天道院的总部在中东!

甚至还探到了一张带着面具,全身都是一身白色装束,连头发都是雪白的身影!

他们称那道身影为主人!

所谓游戏环节,不出意外便是那名主人给他们派发的!

最重要的一点是。

那道通体雪白装束的背影。

正好跟陈天生记忆中所探到的背影相吻合!

换而言之。

不管是之前的奶茶店也好。

或者是死在他手下的天残地缺以及陈天生也罢。

他们全都受一人统领!

“你们的组织,叫天道院是吗?”

望着那头的夕阳余晖。

秦凡皱眉凝重自语出声。

话罢。

他低下那上仰着的头。

眼中透出浓郁的寒意,再声道,“你又是谁?”

只是这问题暂时没人能给他答案。

而他也不会想到

,那名统领着这些宗师为奴的主人。

他见过!

彼此更是交过手!

但秦凡一时间并没有往那边联想过去。

不得不说,天意弄人!

兴许,这也是对秦凡在冥冥中的一种考验。

单薄的身影在夕阳余晖下渐渐拉长。

走到对面马路。

秦凡坐进那辆低调辉腾的驾驶座。

没有急着回学校找蒋一诺叙旧。

而是朝着金陵军区总院赶回去!

与此同时。

金陵机场。

一架标志着特殊标记的私人飞机缓缓停落。

紧接着驾驶舱里。

一名头发发白的老者在弹出机舱自动化的舷梯后。

步伐稳健,精神抖擞地从机舱走下。

接而走到机身中间,踏着舷梯而上。

伸手拉开机舱大门。

站在舷梯最高的一格处。

迎着里头那道闭目眼神的中年身影。

他恭敬欠身道。

“老爷,到金陵了!”

(本章完)

黄山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绥化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中山妇科医院
衡水好的男科医院
绥化治疗阴道炎方法
分享到: